主页 > 社会 > 女子痔疮手术9天后身亡 家属:术后曾现腹痛呕吐 医生称“正常现象”

女子痔疮手术9天后身亡 家属:术后曾现腹痛呕吐 医生称“正常现象”

2020-12-08 来源:未知

甘肃陇南的吴曼、吴可姐妹俩怎么也没想到,50岁的母亲陈小花因为身患痔疮,慕名来到四川绵阳市肛肠病医院就诊,但手术9天后竟在医院不幸去世。姐妹俩称,手术后医生说很成功,但母亲却出现了腹痛、呕吐等多个症状,而医生一直称是正常现象,直到去世前一天的上午,经会诊被诊断为肠梗阻。

12月7日上午,姐妹俩和其他家属含泪签下了尸检同意书,希望找出死因,给母亲陈小花讨回一个公道。

“母亲去世后,医院首先完全否认了自己的责任,但又称可以人文关怀,提出经济补偿两万元。如果我们不满意,还可由第三方机构进行居间调解,可以把死亡经济补偿金上升到十万元。如果我们还不满意,可以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”吴曼说。

对于此事,绵阳市肛肠病医院表示,经过和家属协商,双方同意进行尸检,如果医院有责任,不管多大的责任,医院都会承担。同时,对于家属质疑医院出现的“找不到值班医生”和“抢救设备没有储氧袋”等问题,医院表示会和卫生部门一起进行调查。另外,根据规定,出现医疗纠纷后,有3种处理方式,医院只是将3种方式告知了家属。

↑陈小花的家属签署尸检同意书

『就诊』

母亲痔疮发作 女儿带其跨省治疗

“得知‘全国十佳肛肠专科医院’,出于信任,和家人商量让母亲到绵阳来治疗。”

陈小花,今年50岁,甘肃陇南人,11月份,她的痔疮又发作了。

她育有两女一子,二女儿吴可在四川绵阳上班3年,得知母亲痔疮发作,为了让母亲有更好的治疗,经过多方打听,得知绵阳市肛肠病医院是“全国十佳肛肠专科医院”,于是和家人商量后决定让母亲到绵阳治疗,自己也可方便照顾。

11月22日,陈小花的大女儿吴曼将母亲送上车,吴可在绵阳的车站接。23日,吴可带着母亲陈小花在绵阳市肛肠病医院肛肠一科门诊挂号就诊,被诊断为痔疮,要进行手术。

在吴可姐妹提供的病历上,红星新闻记者看到,术前诊断记载着中医诊断:脱肛、里外痔、悬珠痔;西医诊断为直肠粘膜脱垂、三期内痔、炎性外痔、肛乳头纤维瘤。手术指征记载着:诊断明确、无手术禁忌症、保守治疗无效、患者同意手术治疗。

吴曼姐妹提供的病历显示,陈小花术前诊断为痔疮

“母亲生活在农村,我在绵阳工作了3年多。母亲患病,作为儿女,都想让母亲得到更好的治疗。最开始准备在绵阳另外一家医院治疗,但因需要排队,所以又经过多方打听,得知绵阳市肛肠病医院是‘全国十佳肛肠专科医院’。出于信任,我就和家人商量,让母亲到绵阳来治疗。”回想起这个决定,吴可泪如雨下。

『手术』

术后数天出现腹痛等 去世前被查出肠梗阻

母亲出现间歇性呼吸急促,并伴有发热症状(38℃),但医生、护士称是正常现象。

11月24日,陈小花进行了手术。吴可介绍,术后遵照医嘱,一直到11月28号,母亲陈小花的情况一切正常。但到了11月29日下午,母亲开始出现腹痛。

“我当时就告知了医生,医生诊断为胃受凉,进行了腹部热敷。11月30日,母亲又出现腹胀,而且疼痛持续加重。医生再次诊断为胃病,开了输液的药,还是我自己去药房取的药。输液之后情况有所缓解,不过11月30日晚再次出现恶心呕吐,告知医生后,立即给予口服药,待观察。”吴可说。

12月1日,吴曼见妹妹吴可一个人照顾了母亲几天,于是请假从陇南出发,到医院照顾母亲。

吴曼姐妹介绍母亲情况

吴曼介绍,12月1日晚,母亲陈小花出现胃部灼热、口渴、呕吐等症状。呕吐之后,她去找值班医生,但母亲所在的6楼病区并没有值班医生,护士告知去八楼找,但仍未找到医生。后来护士打了一个电话,写了一个有编号的单子,让她去一楼拿药。但陈小花服用后,情况未得到任何缓解,并且继续呕吐。

在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过程中,吴曼姐妹回想起那两天的过程,情绪激动。吴曼介绍,12月2日凌晨,因为母亲情况未见缓解,她只能又找医生,但被告知要等到早上7点才能找医生。凌晨5时许,吴曼直接给科室主任打了电话,医生开了两剂注射药,称可以止痛止呕。

12月2日上午,医生对病人进行了检查,包括彩超等。之后又有几科医生进行会诊,被诊断为肠梗阻,白细胞指数上升,伴有炎症感染。医生商量治疗方案,对陈小花进行输液和胃肠减压。

“胃肠减压之后,母亲的疼痛以及胃胀有稍微的缓解,但在整个过程中,母亲呼吸困难、口渴难耐、浑身疼痛、烦躁难安。我们告知医生、护士,他们都说是正常现象,先观察。期间,母亲出现间歇性呼吸急促,并伴有发热症状(38℃),但医生护士仍然说是正常现象。他们还对母亲进行抽血化验,化验结果说没有问题,炎症也消下去了。”吴可流泪介绍,直到当天晚上10点多输完液,母亲温度开始下降,出现牙冠紧闭、口唇打颤、冷汗不止等症状,医生仍说继续观察,后来甚至出现了晕厥、呼吸急促、翻白眼、手脚冰凉等症状,但护士称是血液不循环,注意保暖。

吴曼称,那一夜,她和妹妹看着难受的母亲,心中焦急不安。而后出现的情况,更是让她们崩溃。12月3日凌晨2时左右,陈小花出现牙冠紧闭、气息微弱、无意识等症状,两个女儿催促护士叫医生,后来医生经过抢救,陈小花在凌晨3时许被宣告死亡。

陈小花的死亡通知书

『质疑』

连续数天有不适症状 医生坚称正常

因为医生护士都说是正常的,我们也为了不让母亲辛苦,就没有转院治疗。

母亲的去世,给吴曼姐妹俩带来了极大的打击,她们怎么也不相信,几天前还好好的母亲,却因为一个痔疮手术,在医院不治身亡。

“我妈妈是一个很能控制自己的人,以前我妈妈有150斤,但她通过控制自己的饮食和锻炼,这两年已经减到了130斤。”吴曼说。

同时,母亲的突然离世,也让她们对医院的治疗和抢救过程产生了质疑。吴曼姐妹俩称,从11月29日开始,其母亲出现腹痛、呕吐,甚至在后来出现了晕厥等情况,但医院的医生护士均称是正常现象。即使12月2日检查出来肠梗阻,在后续治疗中出现的症状,医生护士仍然称是正常现象。

“因为医生护士都说是正常的,我们也为了不让母亲辛苦,就没有转院治疗。不仅如此,在3日凌晨的抢救过程中,他们拿来的简易呼吸气囊竟然没有储氧袋,输液瓶也倒挂,还把输液管缠到了母亲身上。”吴曼说,而且,最后拿来的心电图仪器布满了灰尘,总之,现场场面非常杂乱。

“母亲去世后,医院首先完全否认了自己的责任,但又称可以人文关怀,提出给我们经济补偿两万元。如果我们不满意,还可由第三方机构进行第三方居间调解,可以把死亡经济补偿金上升到十万元。如果我们还不满意,可以通过司法途径解决。”吴曼说。

『回应』

已委托第三方尸检 将和卫生部门调查

如果尸检结果确认医院有责任,不管多大的责任,医院都会承担,绝不推卸。

12月7日上午,红星新闻记者来到绵阳肛肠病医院,这家医院也是绵阳市第八人民医院。在医院大楼的顶端,“全国十佳肛肠专科医院”几个大字非常醒目,在医院门诊大楼的门口,各种荣誉牌挂满了墙壁。

事发医院

对于陈小花做痔疮手术几天后身亡一事,该院院长王定海表示,经过和家属的协商,双方同意进行尸检,已委托第三方机构进行尸检。如果尸检结果确认医院有责任,不管多大的责任,医院都会承担,绝不推卸。

王定海介绍,陈小花确实是因为痔疮到医院就诊手术,后来经过会诊诊断为肠梗阻,医院也采取了胃肠减压等治疗措施。对于家属质疑在病区找不到值班医生一事,王定海称,医院肛肠专科有3层楼,每晚有两个值班医生,如果患者家属确实没找到医生,医院将进行调查。而家属质疑在抢救中出现的呼吸气囊没有储氧袋等问题,医院将和主管的卫生部门一起进行调查。

同时,对于家属所说医院补偿两万元以及调解可以达到10万元一事,王定海表示,根据规定,出现医疗纠纷后,有3种处理方式,医院只是将3种方式告知了家属。

12月7日上午,吴曼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们已经签署了尸检同意书。希望查明死因,还母亲一个公道。

红星新闻记者 汤小均 摄影报道

编辑 于曼歌